某小九

日常·古风·同人

【巍澜】无间双龙(警察巍×卧底澜)最终章

老野:

*警察巍×卧底澜






*终于完结啦 HE 耗时半个月 全文12w+ 


(或许会有番外 或许)






*现在时间线 01 03 05 07 09 11 13 15


 过去时间线 02 04 06 08 10 12 14 16




 


 ++






郭长城嘴上跟祝红保证的一派浩然正气,结果一上了楼,心里就害怕起来了,他们重案组那一层今晚遇到了久违的加班,都兴奋的不行,人还有不少,不是这里吼一句就是那里骂一声,吵吵嚷嚷,热闹非凡,就连平时白天也没这么大阵势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重案组破了什么惊天大案在搞聚会,郭长城觉得,其他楼层虽然不至于这样,但楼上楼下总差不了多少,结没想到果电梯门一开,楼上只有前台亮着一盏幽幽的小灯,吓得郭长城好悬没有腿一软再跌回电梯里,心说红姐给自己安排的工作果然醒盹,他现在确实是无与伦比的清醒。


 


 


“请问...”郭长城跟蚊子哼哼似的开口,“高队长的办公室是在里面吗?”


 


 


前台大概已经睡死了,真把郭长城当成了只蚊子,甚至还胡乱扬了扬手,大约是在表达赶蚊子的意思。


 


 


郭长城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郭长城不知道是应该庆幸不用跟人交流,还是该苦恼自己问了话却没有得到回答,他跟个蘑菇似的杵在前台,呆了好一会儿,确定前台确实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,才小心翼翼的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
 


 


他们警局的布置都是一样的,每一层都是外面设一个前台,推门进去后才是一个大的办公室,平时他们闲的没事的时候都在这里摸鱼闲聊,办事员和实习生也大多都安排在这里,再往里又划分了更细致的部门,譬如他们重案组,就有科技组,审讯组,组长、副组长办公室等等,还配备了几间审讯室和精致的茶水间,气派的不行。


 


 


平时外面这件大办公室又热闹又气派,郭长城也喜欢在这里呆着,只是三更半夜的,只亮了一盏昏暗的小夜灯,就显得格外空旷又阴森,郭长城腿都吓的直打颤,配合着牙颤,活像是演奏了一出欢快的二重奏。


 


 


郭长城眯着眼好不容易才辨认出了高劲风的办公室,咽了咽口水,心说这是一次历练,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,然后气若游丝的敲上了办公室的门。


 


 


高劲风也许久没有这么熬夜加班过了,自从沈巍接了线人的活,虽然是不如之前的线人报告的频繁,但是他手上的动作倒是一直没停下,还见天的往自己这里跑,就为了能让自己答应他早点收网。


 


 


高劲风一想起来就生气,眼下他就正加班加点的在龙城的地图上划线定点,看看能不能真的把时间提前几天,反正最近夜尊动作不少,赵云澜也正好往警局传情报,也省的沈巍天天跟吃了炸药似的,每次看见自己都没个好脸。


 


 


所以郭长城敲门进来的时候,高劲风正熬夜熬的头昏脑涨,一瞬间好悬没有以为是鬼敲门,那敲门的声音又轻又飘,活像是那些恐怖片里半夜吓唬人的鬼魂。


 


 


等到郭长城低头含胸的迈着娇羞的小碎步进来,高劲风看了一眼他的胸牌,心说下面重案组里居然还有这么内向的人?


 


 


郭长城把手里的档案递给了高劲风,然后低着个头不敢抬头看他,小声哼哼。


 


 


“这、这是...我们组长要给您......”


 


 


“?”高劲风费了好大的劲才听清郭长城说了什么,他又低头看了一眼档案上的字,倒是吓了一跳,“这么快?”


 


 


高劲风倒是听说了他们重案组去抓烛九的事了,却没想到动作这么麻利,连抓带审,到凌晨竟然都结束了。


 


 


他打开看了两眼,发现烛九真是把胆都吓破了,什么杂七杂八的都说了出来,连夜尊生肖血型这类的情报都有,高劲风看了颇为无语,挑挑拣拣,把有用的看完了,一抬头,发现那个小警员居然还杵在自己办公桌前。


 


 


高劲风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“行了,你先下去吧,”高劲风心说这小孩儿实在太没有眼力见儿了,活像是根会说话走路的棍子,指哪儿去哪儿,不然就只会傻站着,“回去跟你们组长说一声,我知道了。”


 


 


高劲风手里不轻不重的拍打着档案,心里却在飞快地算计,他心里算着沈巍大半夜的给自己送来这份审讯资料,想必肯定不可能是吃饱了撑的,那就一定是代表了他的什么意思。


 


 


难道是赵云澜最近又出什么事了?


 


 


高劲风眉头一皱,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,他对这方面实在迟钝的脑子这才反应出了一点不对味来,他以前只以为沈巍是和赵云澜关系好才这么关心他,可再仔细想想,沈巍什么时候因为他手下的那帮子人这么呕心沥血,又总是情绪失控过?


 


 


太不对劲了,高劲风心说,然后突然一个熟悉的感觉涌上了心头。


 


 


高劲风想起了七年前的那次论坛事件。


 


 


郭长城晕晕乎乎的下了楼,直到看见了他们重案组的万家灯火,才勉强回过神来。


 


 


然后他就开始发愁了——高劲风让自己告诉组长他知道了,可是...他不敢联系他们组长啊!


 


 


但郭长城这个人,上辈子可能做了什么大善事,所以这辈子就总会突然的运气爆棚,就譬如他现在一脸纠结的跟便秘似的站在电梯口,一时间忘了回去,愣了一会儿,居然还鬼使神差的又按了一下向上的按键,然后电梯门再次打开,就露出了沈巍的脸。


 


 


郭长城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“有事吗?”沈巍本来想直接到高劲风的楼层,没想到重案组还有人也想上楼,他本来还心想要是组里还有其他的案子需要报告给高劲风的话,他倒是可以事先拦下来,只是没想到,是郭长城,沈巍按住开门的按钮,往旁边让了让,“你也去楼上?”


 


 


“不...不不不不不,”郭长城终于反应了过来,开始疯狂摇头,“是刚刚...红姐让我帮她把审讯档案送上去,高队长说,说他知道了...”


 


 


“行,我知道了,”沈巍点点头,一脸平静的松开了手,“你回去吧。”


 


 


沈巍到了楼上,敲门进了高劲风的办公室,高劲风正倚在座椅上想着沈巍跟赵云澜的那档子事,一时间唏嘘不已,现在一看见沈巍进来,心里登时就不是那个滋味了。


 


 


行啊,高劲风心想,一群混蛋小子,从警校混到了警局,是把自己当成是猴子耍着玩呢。


 


 


高劲风不知道沈巍是真的无辜,沈巍从来就不知道当时赵云澜和高劲风的关系,就更不知道他俩之间的说辞,要说混蛋,只能说是七年前的赵云澜太混蛋,把一群人都耍的团团转,最可恨的是,这一群人还都个顶个的相信他。


 


 


“队长,”沈巍看见了高劲风手里拿着的审讯档案,虽然他没看过,不过他大体知道,跟自己手里的这份资料差不了太多就是了,“我们今天封了烛九的大本营,从里面找出了——”


 


 


“我看见了,”高劲风打断他,扬了扬手里的审讯档案,“啪叽”一声扔到了桌子上,直起了身子,表情严肃起来,“你跟赵云澜那档子事原来是真的?”


 


 


高劲风其实早经过了七年前的那次震惊,这次已经觉得没那么惊讶了,再加上不管是沈巍还是赵云澜,也都算得上是在他手下干了这么多年,他们两个有没有在一起这种事,他其实老早就不在意了,反正是年青一代们的事情,他也觉得自己总去插手质问,好像没那个立场,也没那个底气。


 


 


但是他笃定今晚沈巍是又来找麻烦了,他实在是心里发愁,迫不得已,只好先又把这事拎了出来,企图能先打乱沈巍的阵脚。


 


 


“是真的,我们从七年前就在一起了。”


 


 


沈巍干净利落的回答了他,好像是在谈论今天中午吃了什么一样自然。


 


 


高劲风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高劲风属实没想到沈巍这么直白,他还以为以沈巍那个性子,保不准就脸红心跳的,忘了今晚来的目的了。


 


 


“那你...”


 


 


“刚才郭长城送来的是烛九口述的,”沈巍打断他,把自己手里的资料递了过去,“这是在烛九那里搜出来的,这些全部都是跟夜尊有关的资料,大约占了夜尊交易的七八成,要是今晚直接行动,就可以——”


 


 


“直接什么行动?”高劲风万万没想到原来沈巍是想要来让自己批准行动的,登时急的拍起了桌子,“不行,这才七八成,剩下的呢?要不是为了把夜尊手底下的东西都挖出来,犯得着一直拖着时间看夜尊逍遥法外吗?更何况,你有十成的把握就一定能抓到他?!”


 


 


“我们还有赵云澜,他已经回了夜尊那里,接应我们——”


 


 


“怎么接应?”高劲风简直被气笑了,根本不想听沈巍把话说完,“我早说了要他主动联系你,你不能主动联系他!还有,你不是一向很看重赵云澜的安全么,怎么这次怎么就这么耐不住气?你今晚一声招呼都不跟上面的人打,万一失败了,谁来负责?!”


 


 


“不会失败的,队长,我相信赵云澜,”沈巍不跟他吵,静静的等他说完,才开了口,“赵云澜也已经准备好了,他相信我才愿意冒这个险,要是今晚再不行动,赵云澜才是真的性命堪忧。”


 


 


“...”高劲风被沈巍这态度弄得铁青了脸,他翻了翻手里的资料,顿了顿,还是驳回了沈巍的要求,“不行,还是太险,局里不能同意调人。”


 


 


“好,”沈巍伸手把资料拿了回来,“那就我们重案组单独行动。”


 


 


高劲风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“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!”高劲风差点头皮都被炸飞了,实在是没想到沈巍还留了这么一手,他本来以为楼下热热闹闹的,不会出什么大乱子,谁知道沈巍竟然悄无声息的把能用的人都拉了出去,怪不得来给自己送档案的,是那么一个实习生,“沈巍,你私自行动,不考虑后果,你知不知道我可以直接把你——”


 


 


“现在还没有后果,队长,”沈巍拿出手机按了几下,又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,“趁现在还没有出现什么后果,我们才应该立刻行动。”


 


 


“你刚才做了什么?”高劲风眼又不瞎,看见沈巍光明正大的动作,心里砰砰直跳起来,“你刚才给谁发了消息?”


 


 


“赵云澜和大庆,”沈巍站得笔直,不卑不亢的看着高劲风,“我告诉他们,可以行动了。”


 


 


高劲风久违的体会了一把心累的感觉。


 


 


大庆收到沈巍短信的时候,就立刻把人都集合了起来,清点了人数,分配了车,等都上了车坐好之后,沈巍又一条短信发了过来。


 


 


是夜尊所处地方的地址。


 


 


凌晨一两点钟,龙城的路上早就没了白天晚上的热闹,就连最繁华的路段,也不过只有偶尔几辆车飞快的掠了过去,大庆指挥着每辆车都卸了警灯,然后一长排的警车集体驶向了龙城的另一头。


 


 


大庆知道沈巍给自己发短信,要么是他没有说服高劲风,反而被高劲风扣押了下来,但是那样给自己发短信的几率也不大,所以就只剩下,要么是他还在跟高劲风交涉,偷偷地给自己发了短信,要么就是,他说服了高劲风,只是还在赶来的路上。


 


 


大庆他们在半条街开外就下了车,这边的路格外的狭窄,各种小路错综复杂,以前是个开夜市的路段,后来就渐渐变成了小商小贩的聚集地,再往里还有更乱的地方,各种红灯区风俗店,连城管都懒得管,大庆他们分了两路,楚恕之领着一路去了前面,大庆领着一路堵了后面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晃回夜尊那儿的时候,楼下的人都睡了,还醒着那么两三个在打扑克,音响里放着震天响的神曲,赵云澜站在门口冷着眼瞧了一会儿楼内的部署,被他们看见了,非要拉着赵云澜斗地主不可。


 


 


“来嘛,老赵,”拉他的是之前提醒过他的那个,“你打的好,脑子转的快,帮我打一把!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看了一下表,认命的坐了下来,一屁股把最外面的那人给挤了下去,一面余光看着楼上的动静,一面笑呵呵的摸出了根棒棒糖吃了起来。


 


 


那人一面看赵云澜摸牌,一面奇怪赵云澜什么时候吃起了棒棒糖。


 


 


“老赵,怎么不抽烟了?”


 


 


“戒烟戒烟,嘴里不叼点东西难受,”赵云澜呵呵笑着,一面插牌一面聊天,“最近跟心上人见面,想给人家留个好印象...哎,我跟你们说,王炸都在我手里,我差不多要躺赢了。”


 


 


那人从没听说过赵云澜还有心上人,在他心里,赵云澜虽然帅的不像是个混混,而是跟街头的大屏幕上投出来的平面模特一样,但他却又无法否认,赵云澜这个人来气死人,佛来气死佛的性子,也实在是很少有人能受得了他,就譬如眼下他玩个斗地主,还不忘先夸自己一波。


 


 


“什么时候带嫂子出来给我们看看啊?”那几个人都打趣赵云澜,个个都心想,以赵云澜这个脸,找的对象肯定也是差不到哪儿去,“嫂子肯定是大眼睛长睫毛,还有小蛮腰吧?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扭了扭自己酸不拉几的真正小蛮腰,心说大眼睛长睫毛倒是真的,小蛮腰就算了,沈巍那是公狗腰。


 


 


他笑着摇了摇头,没再说话,几个人摸完了牌开始抢地主,没一会儿就吆三喝四的喊了起来,赵云澜手黑心更黑,飞机顺子炸弹王炸接二连三的扔了出来,别人还没出牌的机会,赵云澜就已经把手里的牌都出完了。


 


 


“给钱给钱,别想赖账啊。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双手一拍,跟上了牌瘾似的,刚想继续下一把,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。


 


 


几个人齐刷刷的看着赵云澜:“这么晚了,谁给你发的消息?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面色如初的摸出来看了一眼,笑了,眉梢眼角都挂上了甜蜜似的。


 


 


“你们嫂子查岗呢,问我又没有出去鬼混,你们说我这怎么回,我跟你们这算不算鬼混?”


 


 


“不算不算,”那几个人一下子就上了钩,一个个油光满面的,想起女人就两眼冒绿光,“快跟嫂子解释一下,咱们老赵是新世纪三好男人,不多见了!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心里冷笑,飞快的给沈巍发了夜尊的地址和现在的情况,又把手机揣回了兜里,端的是一脸的阳光开朗,继续招呼他们开始打牌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其实心里也是没想到沈巍能明白自己的意思的,他最清楚眼下自己是什么处境,他倒也想自己单独行动,但他又实在没有以身殉职,跟夜尊同归于尽的冲动,他想着给沈巍发那个短信,要是沈巍明白了,那他们就里应外合,要是沈巍不懂,那他就一切随缘,活得下来就冲出去,活不下来,也要先把夜尊的那些资料给顺走再说。


 


 


幸好,沈巍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
 


 


大庆安排好了人,又让林静拿出了那个被他自诩是顺风耳的,能窃听短距离间声音的玩意儿,装在了自己耳机上,然后跟只猫似的,爬上了对面那栋楼。


 


 


大庆爬上了顶楼,随便找了个房间躲了进去,从窗户里往外看,刚好能看到对面的正面全景,外面没有盯梢的,大概是夜深了都进了楼内,二楼的灯全都关了,只有一楼还亮堂堂的。


 


 


大庆一边在心里计算着地形位置和人数,一边开始调大了声音,想试试看能不能听到什么。


 


 


先是听到了一阵嗤啦嗤啦的噪音,然后隐约听到了一点声音,他赶紧凝神仔细听,然后就听到了一段熟悉的旋律。


 


 


“套马滴~汉子你威武雄~壮~~~飞驰滴~骏马~像疾风一样~~~”


 


 


大庆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大庆默默摘下了林静的顺风耳,又猫着腰从楼上摸下来了。


 


 


林静这个技术人员没靠近现场,远远地待在外围,拿着望远镜看大庆下来了,赶紧在耳机里欢快的问大庆的使用评价。


 


 


“嗯...”大庆小心翼翼的趴回了后门,套马杆的旋律在大庆脑子里盘旋,余音绕梁,他简直没有办法好好思考,想了很久,最后开口,“很草原。”


 


 


林静没搞懂“很草原”是个什么评价,心说难道觉得造型很粗犷吗,他刚想追问,就听到大庆在耳机里对着全队说了句。


 


 


“开始行动。”


 


 


沈巍开着车一路在龙城空旷的路上狂飙,油门踩到了最底,活像是要起飞似的。


 


 


他想起自己刚才跟高劲风对峙的样子,心里还有些后怕,万一高劲风再强硬些,直接把自己扣在警局,连手机都没收的话,那就彻底完了,赵云澜和大庆他们又没办法取得联络,到时候,才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
 


 


幸好高劲风还有最后一丝不忍心,大约也是觉得,赵云澜和沈巍这些年过得实在是不容易,于是才勉强点了头。


 


 


“我顶多可以假装不知道,”高劲风最后松了口,“但是警局不能调人给你用,上头不知道这事,人就动不了,不然到时候给你瞒都瞒不住。”


 


 


“行,我没意见。”


 


 


沈巍不觉得调人给自己用是个必要条件,他对大庆他们那档子人还是挺有信心的,一看高劲风点了头,他转身就出了办公室,一边掏手机又给大庆发短信,示意他们看情况行动,一边自己也开上车赶了过去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听到外面有动静的时候,正好卡在两首歌的衔接点上,几秒的空白,赵云澜敏锐的听见了外面有轻微的脚步声,他不动声色,假装撩头发的空里抬头瞥了一眼,然后就看到了外面黑漆漆的夜里,闪过了一丝夜视镜的光。


 


 


“咳!”赵云澜猛地咳嗽了一声,压过了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,也把他们那几个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身上,“...没事儿,我就是想跟你们说一下,我又王炸。”


 


 


“...老赵,”其中一个一脸严肃的看着赵云澜,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,唬的赵云澜心里一跳,“你是不是出老千了,怎么次次王炸都在你手里?”


 


 


“哈哈...”赵云澜松了口气,心说吓老子一跳,差点以为完美伪装被识破了,“运气好运气好,这叫什么来着,那个词...哎,对,欧气!”


 


 


“你们等等,”跟赵云澜关系还不错的那个突然喊了停,他手里没牌,只看着赵云澜他们打,自然注意力也不如他们集中,然后他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声音,赶紧招呼他们也仔细听,“老赵,你听,外面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啊?”


 


 


“啊?”赵云澜一脸茫然,好像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似的,他竖起耳朵装模作样的听了会儿,一脸“我什么都没听到”的表情,“啥也没有啊,你幻觉吧?”


 


 


“我好像也听到了...”


 


 


另一个打牌的突然开了口。


 


 


“我也是...”


 


 


剩下那个也开口了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“行,”赵云澜扔了牌,拍了拍衣服,作势要站起来,“那就出去看看是怎么——”


 


 


话没说完他就右手从桌子下摸出了一瓶啤酒,抡起来就糊在了右手边那人的后脑勺上。


 


 


“我呸,”赵云澜打完把手里只剩了个把的玻璃碴一扔,看着眼前的那个歪了下去,他左手不敢大动作,只好跟猴子捞月亮似的又用右手往下捞了一下,又摸出了一瓶二锅头,剩下那俩看着倒下去的那个还没反应过来,赵云澜又一瓶子糊了上来,“刚刚还敢惦记老子的媳妇,给你脸了。”


 


 


电光火石之间,也就是赵云澜骂人的空挡里,已经倒下去俩了,最后剩下跟赵云澜关系还算不错的那个,看着赵云澜,脸都白了。


 


 


“老、老赵?”其实那人不坏,只是早年没了出路,就来跟着夜尊混了,平时也没做过什么坏事,赵云澜跟着夜尊出去翻天覆地的时候,他就呆在家里看门,赵云澜也是见他老实,平日里才多跟他聊几句,这次也是念着他的好,没有对他下手,只见他吓得哆哆嗦嗦,这人又没怎么打过架,只能不住地往后缩,“你这是咋了啊...老赵?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把手里的酒瓶一扔,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

 


 


“我不伤你,”赵云澜开口,刚才他打人的动静不小,但是好在有音乐声挡着,赵云澜不怕被楼里面的人发现,而是怕一会儿警察冲进来,不分青红皂白的把自己给抓起来,就得不偿失了,于是他赶紧一面拉着这人往楼上走,一面小声叮嘱他,“一会儿我说什么你做什么,我保证你最后没事。”


 


 


那人虽然不知道赵云澜在计划什么,但他却认得这是去夜尊办公室的路,登时吓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

 


 


“老赵,你想干嘛呀?”那人吓得冷汗扑簌扑簌的直淌,他一把拉住了赵云澜的袖子,小声劝他,“你要是不想干了,现在跑就是,我绝对不出卖你...你干嘛非要去冒这个险啊?”


 


 


“因为,”赵云澜对着那人笑了笑,没了平时刻意伪装出来的阴森冰冷,而是跟当年的警校学生赵云澜一样笑的肆意张扬,赵云澜第一次在这个地方感受到了一丝快意,他压低了声音,却隐藏不住语气里的嚣张,“我是个警察。”


 


 


那人一下子瞪大了眼,嘴张得老大,被赵云澜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了嘴。


 


 


“嘘——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见他稍微冷静下来了,就赶紧松了手,拉着他摸到了楼上,到了夜尊的办公室门口。


 


 


夜尊平时都在他的办公室里活动,极少出来,但赵云澜见过他晚上睡觉的时候是去了另一个房间,因此赵云澜虽然小心翼翼的开门,但却一点儿都不担心会被抓包,他轻手轻脚的摸出了跟铁丝开始撬锁,“吧嗒”一声锁开,赵云澜心里没忍住也跟着颤了颤。


 


 


就快了,赵云澜心想,他推开门,让那人守在门口等着自己,自己一个人摸了进去。


 


 


楚恕之收到消息之后,就带着人进了楼的外围,院子里什么都有,踩上去难免会发出声音,好在楼里循环播放洗脑神曲,刚好掩护了他们的行动。


 


 


楚恕之带着人扒在了楼的入口,他小心往里看了两眼,发现大堂里,地上已经倒了俩人,看造型不像是喝醉了,楚恕之在耳机里跟大庆说了一下情况,问他是直接冲进去还是再等等。


 


 


大庆本来还左右为难,心想沈巍还没有来,他怕擅自行动坏了赵云澜和沈巍的计划,结果一听楚恕之说里面已经倒了两个人了,他电光火石之间就明白了赵云澜打了什么算盘。


 


 


“你再等等,”大庆安排,“只要里面没打起来,我们就不进去。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偷偷摸摸的进去,没敢开灯,只敢打开窗户,让月光透进来点,他就着昏暗的月光,在夜尊的办公桌上翻了半天,凭借记忆摸上了底下的柜门。


 


 


他故技重施,又摸出了自己的小铁丝,不过月光能照亮的区域极其有限,他不得不蹲了下去,趴下身子开始撬锁。


 


 


然后他就从桌子下面的空里看见,对面的沙发上,还有一个人坐在那儿,脚还在轻轻地,一下一下的打着牌子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登时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
 


 


皮鞋的头尖的跟锥子似的,赵云澜稳住心神,默默地掏出了自己背后的抢,一边吐槽一边给自己壮胆,心说一看就是夜尊那个不要脸的东西。


 


 


他一边在心里算着自己要是一个翻身翻出去,打中夜尊的几率是多少,一边不动声色的往后挪了挪,做好了准备。


 


 


结果夜尊一双眼比他更尖,早看出来了赵云澜的打算,他早在这里等着,就是为了看谁才是那个卧底,赵云澜进来的时候,夜尊心里一闪而过了一丝天命难违的无奈,他眼看着赵云澜进来,开窗,撬锁,无论他再怎么不想相信,终于也不得不确认,赵云澜确实就是那个卧底,于是没等赵云澜俯下身子,他就抬起了胳膊,毫不犹豫的对着赵云澜在办公桌那边露出来的头就是一枪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心下一紧,他卡在这边来不及躲开,心道完了,结果下一秒子弹没打到自己的脑袋上,而是落在了后面的墙上,赵云澜这才猛地抬头,看见了原来是守在外面的那人冲了进来,一下子拉住了夜尊,夜尊手一晃,子弹就被甩飞了。


 


 


“我去...”赵云澜就地一滚,迅速滚出了办公桌,受伤的胳膊被滚得疼的不行,但赵云澜来不及多想,举枪对着夜尊就打了过去,嘴里还喊着让那人快跑,“闪开!”


 


 


两声枪响同时响起,那人跟夜尊一起倒在了沙发上。


 


 


“靠!”


 


 


外面的人早因为这边的两声枪响醒了,外面吵吵嚷嚷的,赵云澜又急又气,头上都快冒烟,老实不客气的一脚踹开了疼的直喘气的夜尊,踢了他的枪,然后去看那人的伤口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是做经过了考量才开的枪,他脑子快手也快,一枪打在了夜尊的肚子上,只要一会儿警察来了止住血,还不至于死,带回去审到判刑没问题,倒是那人,实打实的被夜尊往胸口上开了一枪,距离太近,大约心肺都炸了,眼下连话都说不出来,赵云澜急的眼眶发红,一把攥住了他的手。


 


 


“老赵...”那人发不出声音,赵云澜把耳朵贴在他的嘴上,才勉强听清了气若游丝般的气音,“我就知道...你是个好人......”


 


 


“你、你说...我这算不算...也做了一次好事呀......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好悬没有哭出声来,他一把攥紧了那人的手,强撑着对那人笑了笑。


 


 


“你是好人。”


 


 


那人笑了,心满意足的,然后合上了眼睛。


 


 


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越来越近,赵云澜几乎都能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了,他抹了把脸,拿着枪躲回了办公桌后,又掏出了那根小铁丝开始试图把锁撬开。


 


 


外面的脚步声慢慢靠近,赵云澜听到在门口停了下来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急得头顶冒汗,越急手越抖,手里的铁丝跟在锁眼里打结了一样,进不去出不来的,急的他想骂脏话。


 


 


沈巍怎么还不来,赵云澜心想,里应太难了,外合又跟不上,再没有卧底比自己更惨了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这人,大约是在越紧张的时候,越没正经,他在心里骂了两句,居然奇迹般的冷静了些,终于在外面那人推开门的时候,柜门的锁“咔哒”一声,也落了下来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打开柜门,里面是一个银色的小保险箱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心砰砰直跳,抱住保险箱,心想只要从窗户里出去就可以了,结果门外的人已经冲了进来,是夜尊死心塌地的几个手下,向来看不大惯赵云澜,一进来看见地上躺了夜尊跟另一个人,顿时知道了怎么回事,举着枪就对准了赵云澜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太惨了,阎王易躲,小鬼难缠,赵云澜心说,总不会自己真的这么戏剧化的,搞定了夜尊,结果栽在了几个喽啰手上吧。


 


 


楚恕之听了大庆的命令,见楼内没动静,就一直按兵不动,等的他也急得不行,终于楼内有了动静,却没想到是直接一声枪响,大庆在耳机里说出“行动”两个字的同时,楚恕之已经带着人冲进去了。


 


 


夜尊这边人虽然不多,但是每个在这里呆着的,各个都配了枪,楚恕之倒是敢一个人闯进去,可是身后还带了好几个警员,他不敢冒险,于是只好先分成了两队,趁迅速先把没反应过来的人给按了下去绑着扔到了一堆,这才你追我躲的打起了枪战。


 


 


楚恕之没见着他们护着什么人,就知道夜尊不在楼下,他抬头看了看楼上,正好看见了有几个人摸到了走廊那头的房间门口。


 


 


完蛋,楚恕之心里骂了一句,夜尊肯定在那里,只是不知道那几个人趁火打劫想干什么,这样一想,他就立刻矮着身子,躲着子弹也上了楼。


 


 


沈巍赶到的时候,楼内已经响起枪声了,沈巍心里一紧,却顾不得想更多,下了车就冲进了楼里,一楼大堂歪三倒四的不少,还有更多的是躲在暗处,沈巍无法,只好先解决了挡路的,才一步一步的摸到了里面,他抬头看了一眼,就看到了楚恕之猫着腰猥猥琐琐的上了二楼的走廊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对着那几个人尴尬的哈哈笑了两声,刚想说什么,就被剥夺了讲话的权力。


 


 


“别吱声,”其中一个试图去把夜尊扶起来,另一个恶狠狠的举着枪威胁他,“敢说一句话就打死你...把怀里的东西交出来!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一手抱着保险箱,握着枪的那只手举了起来做投降的手势,他一面在心里琢磨自己开一枪打死两个人的几率是多少,一边又焦急沈巍怎么还没来。


 


 


迟疑了两秒钟,沈巍没有驾着七彩祥云出现,赵云澜妥协了,心说要凭自己一枪打死两个,除非子弹半路转弯,自己还是听天由命吧。


 


 


结果手里的枪还没扔出去,门又一次被撞开了,这一声门响好像是天籁,拯救了赵云澜,赵云澜忍不住在心里感慨万千。


 


 


沈巍啊沈巍,老子等的你好苦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一下子跟有了底似的,手枪在手里打了个转,又重新在手里握紧,赵云澜迅速的从原地往后退了两步,对准那个拿着枪的毫不留情的开了一枪。


 


 


另一个手里还扶着夜尊,动作颇不灵活,还没等枪举起来,就被一把枪怼到了头顶上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松了口气,这才看见,来的不是沈巍。


 


 


来的那个人又掏出了一把枪对准了赵云澜。


 


 


“我是警察,一个也别想跑。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心说我想起来了,这就是之前因为自己吃棒棒糖就拿着枪对准自己的那个警察,当真是一段孽缘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心说我不跑不行,我要是被你们抓住了,到时候记档案就该把我也写进去了,这跟我拿着证据光鲜亮丽的出场,是绝对不一样的两种效果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这个人,从当年沈巍第一眼看见他开始,就知道得了便宜还卖乖绝对是赵云澜的做人原则,哪怕处境再怎么危险尴尬,他也绝对忘不了骚包。


 


 


所以当沈巍冲进来的时候,看见的就是赵云澜跟个猴子似的窜上了窗台,一跃而下的场景。


 


 


沈巍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楚恕之也颇为无语,心说自己就是开个玩笑,早看出来他不是夜尊这边的人了,却没想到赵云澜居然直接跳了窗户,他一边把那几个人铐起来,一边扭头去问沈巍。


 


 


“他就没看出来我是在开玩笑?”


 


 


沈巍没理他,急匆匆的跑到窗户边上,伸出头去往下看,就看见了赵云澜落地就势一滚,抱着保险箱就冲向了后门。


 


 


沈巍心里松了口气,这才转身去看夜尊。


 


 


夜尊大约已经疼得不行了,又因为大出血而脸色苍白,看起来颇为狼狈,沈巍紧盯着他看了几秒,然后悄无声息的露出了一个冷笑。


 


 


“你别这样,组长,”楚恕之忍不住又开口,“怪吓人的。”


 


 


沈巍不再笑了,直起身,指了指窗户,对着楚恕之一本正经的公报私仇。


 


 


“就刚才你把人吓得跳窗的错误,明天一万字检讨交给我。”


 


 


大庆一直带了几个人守着后门,等里面打了半天,都没见着有人从后门跑出来,按照大庆的经验,这次行动大约是成功了,结果还没等他准备带人撤走,就看见了一个人急吼吼的跑了过来。


 


 


所有人迅速举起枪对准了他,大庆却看着有点不对劲,他把自己的人都按下不动,等到那人跑近了,大庆看清了脸之后,差点直接晕了过去。


 


 


靠,大庆在心里骂了句,居然是赵云澜!


 


 


“都别开枪!”大庆赶紧嘱咐了一声,等赵云澜跑了过来,他才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没有久别重逢的拥抱和泪水,有的只是大庆对准赵云澜的屁股来了一脚,他几乎是从牙缝里逼出来的,恶狠狠的喊了一声,“赵云澜!”


 


 


“哎!”赵云澜被踢了一脚,少见的没还手,他笑呵呵的答应一声,顶着其他所有人惊诧的目光,笑的一派落拓不羁,他勾住大庆的脖子,还是跟七年前一样亲昵的蹭了蹭大庆的脑袋,凑在大庆耳边小声开了口,“我回来了。”


 


 


沈巍再见到赵云澜,是在看守所里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沈巍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“不是,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赵云澜简直满脑袋问号,那天晚上终于都结束了之后,高劲风就到了,押着以夜尊为首的一群人上了车,当然,这个一群人里包括赵云澜,赵云澜眼下看着自己手上的手铐,好悬没有直接崩溃,“沈警官?我冤枉啊!”


 


 


沈巍也觉得这事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跟赵云澜解释,那天他的行动没有告诉上级,不成功便成仁的买卖,高劲风也没想到真的会成功,于是当时就立刻派了人过来,把人都拉走了,只给当时还在楼内清点警员损伤的沈巍留了一句话。


 


 


“按照规定,审讯完再放人。”


 


 


高劲风大约也是被沈巍给气着了,就想出了这么一出损招来报复,沈巍无奈,但是赵云澜在看守所跟赵云澜在夜尊那里相比,好了不止一点半点,于是沈巍倒也很轻易的就接受了这个小小的惩罚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“跟我有关系吗?”赵云澜手上的手铐因为本人激烈的动作哗啦哗啦作响,活像是恨不得从窗户里爬出去捏断高劲风的脖子,“我才是最辛苦的那个好吧?就这个待遇?!”


 


 


“等夜尊审讯结束,你就能出来了,”沈巍怕他真的不高兴,赶紧安慰他,“等夜尊定了罪判了刑,高队长说就能把你再加回到警察系统里去。”


 


 


其实赵云澜也明白,夜尊不定罪,自己就永远还是个混混,只有夜尊认罪了,自己才能重新拿回自己的警籍。


 


 


“成也夜尊,败也夜尊,”赵云澜嘟囔,“我大好年华,全花在这么一个狗男人身上去了。”


 


 


沈巍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沈巍听了心里不太是滋味,好像是打翻了陈年老醋一样,沈巍自己也觉得,要不是夜尊,自己和赵云澜也不用这么千辛万苦披荆斩棘,结果最后还是只能隔着一面玻璃看着对方,再加上赵云澜也的的确确是寸步不离的跟了夜尊七年,比跟自己在一起的时间都久...沈巍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,脸也冷了下来,一句话不说,站起来就出去了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:“......”


 


 


后来一个月里,大庆来看了他几次,祝红也来了两次,就连桑赞都来了,一来就兴奋的不行,一个劲的说,“你真的是警察!”和“你真的是个好人!”,搞得在门口守着的警察一愣一愣的。


 


 


沈巍倒是没单独来,不过每次他都陪着别人来,大约是想用这种方式,含蓄的表达“我有点生气还有点吃醋”的意思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看了心里好笑,心里想逗他,于是也配合着他演戏,每次都热情的把其他人问候一遍,却唯独闪开沈巍,等到沈巍站在旁边脸渐渐黑下去的时候,才又跟突然想起来似的,说一句,“哎呀沈组长也来了,今天这身衣服挺好看的”,搞得沈巍一下子又跟春暖花开了似的,站在原地暗笑,就差浑身上下冒粉红泡泡。


 


 


后来大庆死活不去看守所看赵云澜了。


 


 


太辣眼睛了,大庆心想,这对狗男男是越来越没了节操,现在连一个监狱里,一个监狱外都能这样明撕暗秀,真不知道等赵云澜被放出来了,该怎么办才好。


 


 


赵云澜却觉得还不错,虽然是在看守所里,他一开始也不怎么愿意,住了一个月却觉得颇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,高劲风还颇有点良心,让他天天住着豪华小单间,顺便养着伤,等到一个月后夜尊认了罪,沈巍去接他的时候,赵云澜差点就不愿意出来了。


 


 


郭长城第一次见赵云澜,是在重案组的前台。


 


 


汪徵还在请假,大概是真的把产假用在这时候了,郭长城一如既往的坐在前台看大门,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帅的惨绝人寰的大帅哥,一身警服,衬衣最上面开了两颗扣子,熨帖的勾勒出纤长的腰身,嘴角弯着,笑的有点坏,但又不让人讨厌,要不是因为他胸口上的的确确挂着一个胸牌,郭长城就要以为这是在拍什么警匪电视剧了。


 


 


“你好,你是...”


 


 


赵云澜笑着屈指敲了敲桌子,胸牌因为他的动作晃了晃,郭长城一瞬间好像看见了重案组三个字,还没等他觉得奇怪,就听到了那人字正腔圆的,又带了三分不正经的开了口。


 


 


“你去帮我通知一下你们组长,就说...”


 


 


“重案组赵云澜,前来报到。”






 -END-

评论

热度(2984)